白事总理二三事

白事总理,是莱州人对协助人家操办丧事的总管的雅称。男女婚嫁,民间称为红事,丧葬之事称为白事,前来协助办理这两类大事的,称为红事总理(简称“红总理”)、白事总理(简称“白总理”)。能担当此任的,大都是德高望重上了年纪的人,他们公正无私,重情重义,乐于助人,谙通传统礼制,熟悉当地习俗。他们的服务范围,都是一家本当、街里道坊,且是无偿服务,最多只收一点苦主送来的烟酒糕点等礼品。因为,凡有丧事的人家都要戴孝,守礼制,讲避讳,只能在家举哀守灵,不能外出办事,虽有同宗、本族和街坊们前来帮忙,但是群龙无首,必须有一个明白人统一指挥,具体实施,“总理”这个职务,约定俗成,应运而生。

莱州传统的丧葬习俗,包括一整套流程,如报孝、小殓、守灵、报庙、上小庙、上大庙、上堂份、拖盘缠,烧纸人纸马、大殓、封棺、开圹子、垒槽子、扫槽子、起棺、出殡、下葬、筑坟、圆坟等等。富裕人家还把高寿之人的白事当作红事,大操大办:请吹鼓手吹吹打打,请道士、和尚做道场;还搞什么插饯、路祭、“回灵点主”;还要聘请厨师,租赁餐具,大吃大喝;还要租赁孝衣、高照、璎珞、经幡、丧舆子(灵舆);制作或购买高档棺木、明旌、尸盆子(小钵)、纸制品(童男童女、马、轿、车、金银库)等;还要有人收人情账款和主持开销支出等。旧时治办丧事和葬礼,是送别亡人的最后一程,对死者和生者都是最好的告慰,虽然繁礼多仪,虽然有许多迷信的糟粕,但在过去那个年代里,对这些有着古老悠久传承的礼制,没有人敢马马虎虎,莫不虔诚尽礼,郑重以待。所有这些事务,都需要白事总理在几天内来安排调度,指挥实施。所以总理一角,在乡间是很受人信赖和尊敬的。我们村是一个400多户的村子。我记忆中,上世纪40年代,我们村有五六个做白事总理的人,印象深的是村西头的新发、新文两位爷爷和村东头的和春老人。

新发爷爷年过6旬,文质彬彬,举止沉稳,办事细心,说话细声细气,只怕吓着别人,被称为“文总理”。他特别体恤穷困人家,尤其是孤寡老人,一旦这样的人家有亡故之人,他总是第一个到场,召集邻人来料理丧事。缺钱缺物,免不了为难,但新发爷爷总有办法。孤寡老人王老太太去世后,新发爷爷马上带着他的子女们前去帮忙,并带去人情款和一应物品。按照旧俗,红白事的人情是相互来往的,接受人家的人情一定要还人家,而王老太太没有后代来还,这份人情款就算捐赠了。在新发总理的带领和组织下,来帮忙的人也都慷慨解囊,尽心尽力。就这样,王老太太的丧事圆满地办结了。

新文爷爷5旬出头,体格壮实,性格开朗,办事雷厉风行,急性子,说话大嗓门,被称为“武总理”。他给人家当总理的同时,还兼做厨师的活儿,所以更受当事人家的欢迎。有一年,新清老人去世,他去当总理,新清家家境富裕,棺木厚重,时值炎夏,家属为防止死者尸体腐烂,泄露脏水,又在棺底放入一些草木灰和土墼,这样更增加了灵柩的重量。出殡时,新文爷爷全部安排壮实男子来抬灵柩。棺两旁各安排四人手托棺底;前后头各安排一人,前者肩上斜披一根粗苘绳,双手倒握棺底,后者也斜披着贯联前头之苘绳,双手托着棺底。因为棺材整体是前大后小,前头重量大,棺材头又是斜式的,紧紧压在背棺之人的背上,所以背棺之人负重最大,最吃力。新文爷爷安排了最壮实且久经考验的祥兴叔来做背棺之人。当众人抬着灵柩走出家门,经过一段胡同,在下台阶的时候,由于灵柩的下斜,前头重量加大,祥兴叔吃不消了,只见他面部煞白,眼神恍惚,脚下无根,身体有些晃动。新文爷爷眼疾手快,上前一步,扇了祥兴叔一个耳光,大声喊道:“老三(祥兴叔排行第三),打起精神来!后面的人猫下腰!”并双手发力擎住了棺材头。说也奇怪,这一巴掌竟把祥兴叔打清醒了。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,灵柩平稳地下了台阶,安全地放在了丧舆子上。这事充分说明了总理的重要和责任之大。据说,事后新文爷爷还向祥兴叔道了歉。此事也被街坊们津津乐道,说他俩都是好样的。

村东南头一富裕人家的姚某人去世了,他的棺材板是柏木的,有一拃厚(约20厘米),本村帮忙的人都不愿意抬,只好高价雇外村人来抬。请和春老人来当总理。和春老人年约5旬,大个子,身体强壮,性情豪爽,说话大嗓门。因为姚家有钱,丧事办得特别隆重豪华。出殡这天,本村和外村的人都来看热闹。姚家居所地势高,灵柩从胡同里抬出来,还要经过一个下坡才能到达街上。只见和春总理手里拿着一根长约1米、碗口粗的木棍,走在前头。人们都很纳闷总理拿着木棍干什么?灵柩进入坡道时,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———抬棺的人吃不消了,个个汗流满面,面色苍黄,步履颤抖,棺体晃动起来,围观者都惊呆了,有的妇女吓得捂起了眼睛。和春总理见此情景,镇定从容,立即大声吆喝:“停,停,稳住!稳住!”说话间,他低头弯腰钻到棺材底下,把手中的木棍顶在了棺材底上。“千斤不压立”,这根不起眼的木棍竟然把偌大重量的灵柩顶住了!抬棺的人,可以歇一歇,喘口气了。和春总理从灵柩下出来后,又对抬棺者喊:“伙计们瞪起眼来,加把劲,起———走!”经过短暂休息后的人们,有了精神,抬起灵柩,步调一致地走下崖坡,稳稳地把灵柩放在了丧舆子上。一场虚惊结束了,在场的人也舒了一口气,都为和春总理的临危不乱而喝彩,他的准确预判和指挥经验,被村人传为佳话。

实行火葬,是国人有史以来丧葬习俗的一次重大革命,改掉了许多陋俗,省事、省力、省钱。农业合作化以后,有的村庄以生产队为单位,由队长兼做白事总理,协助本队社员家庭料理丧事,不过有的村庄仍然还由总理来操办,甚至时至今日还是这样。

可喜的是,近几年来,有的村庄创办了红白理事会,建立了村规民约和理事会章程,谁家有了红白事,理事会免费服务,婚事新办,丧事简办,摒弃了封建迷信、陈规陋习,一改铺张浪费、盲目攀比之风———愿这样的清新之风,成为新时代的主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